[登录]   [注册]  

人物栏目

主页 > 企业> 人物
周大为:爱赚钱 也爱艺术
2016年01月22日 08时:43分 第一财经日报 字号【
分享到: 0

    黑色毛衣,浅灰耐克鞋,左耳一颗耳钉,宽边黑框眼镜,周大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年轻。然而,眼前这位刚过而立之年的“潮人”,已经是艺术收藏圈“老大哥”级别的人物。

    与很多收藏家不一样,他从来不把艺术收藏与赚钱、商业区隔开,不讳言自己通过艺术收藏赚到钱的经历。他19岁便成立了第一家公司,22岁创办信都国际,递过来的名片背面,印着信友地产、乐柏物流等7家公司的名号。同样,哪年买了哪张画,又在什么位置高价卖出,对媒体都不是秘密。“我身边几乎没有不卖出藏品的人。当然我不是说收藏就是为了买卖,只是,收藏家总需要调整自己的藏品,大部分藏家还是需要以藏养藏的。”他说。

    周大为五六岁时已经开始收藏邮、币、卡。后来,他的收藏包括老油画、张晓刚那一批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以及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与此同时,他在艺术圈的角色也开始多元化,由藏家身份扩展到画廊赞助者,之后又搭建起艺博会平台。

    但作为“富二代”,周大为说,他有自己的理想,那就是推广当代艺术,尽力做一些对整个行业有利的事。在他看来,好的商业体系是当代艺术发挥影响的基础,现在,艺术家的浮躁、艺术评论的缺位,也与这个体系的不成熟有关。“我不要听那些阳春白雪的话,光谈理想那就是空谈,先得把事做好才行。有理想,也有执行力,才能把事情做成。我觉得现在缺的就是这样的人。”

    影响年轻人的价值观

    五六岁开始收藏时,周大为也开启了对“买卖”的懵懂认知。上世纪90年代初,上海曾涌现一轮邮币卡收藏风潮,人们的狂热丝毫不输牛市中的证券市场。周大为当时挑选了猴票作为自己的收藏重点,之后一年,猴票价格从200元涨到2000元,年幼的周大为感受到了冲击。

    他曾这样解释自幼投入收藏的根源:“天生的,本身就有恋物的情结在。”就如同他从小在经商上体现出的才干,收藏也是自幼熏陶形成的能耐。周大为曾经有些调侃地说,自己既爱赚钱,也爱文化、艺术。这或许就是推动他在艺术领域常年“耕耘”的动力,也是他颇为独特的艺术价值观和运营之道的发展脉络。

    2003年,周大为进入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师从中国美术史权威高居翰的夫人、同为美术史家的曹星原。由此,收藏之路又迎来转折。他常常造访高居翰家,跟着曹星原第一次进入拍卖行,结识了一批具有国际知名度的艺术家。黄永砯、徐冰都是那时相识的,而徐冰的作品也是他最先收藏的当代艺术作品之一。19岁时,他收入了人生中第一件真正意义上的收藏:一幅吴大羽的蜡笔画。“我关注现代主义在中国兴起时那一批画家。”除了吴大羽,关良、林风眠等人的作品他都曾收藏。

    张晓刚、周春芽、曾梵志、方力钧等这批较早踏入拍卖领域的艺术家,周大为也都关注过。“2004年,这批艺术家的作品价格还没有很高,后来涨价太疯狂了。”他告诉记者,自己依靠艺术收藏赚取了第一桶金。“但是也没有卖在高位。只是,比买入时高出不少。”

    “我对艺术品的品位没什么界限,好的艺术品就是好的,不会分年代和板块。“他说。高居翰专注于中国书画,尤擅元、明两代古画研究。周大为学的也是古代美术专业,他热爱赵孟頫、元四家、石涛的画作,但这些画作价格高昂,且真假难辨,他害怕自己“眼力不够”,并未跟进。

    在周大为收藏体系中占据更重要位置的,是当代艺术。“就是全球正在进行中的当代艺术,”周大为这样表述。他收藏的当代艺术包括徐震、刘韡、杨福东、储云、郑国谷、鄢醒、陈维、陈然、黄然等艺术家的作品。对“85新潮”之后的艺术家,周大为投入了更多,收藏也更为全面,并依然在持续购买,包括艺术家的经典作品和新作。

    一些收藏家在提到周大为时,总会说他“大胆”。但他觉得,自己总会站在美术史的角度审视一件作品是否重要。“也许我买的很多东西永远也卖不掉,但我依然会收藏。反过来,我总会买一些卖不掉的作品,所以一些画廊很喜欢我。”周大为刚进入收藏领域的时候,就买了影像和装置作品。在对一些前卫艺术品的接受程度上,他走在了很多人前面。

    “我有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收藏家,或许更多是一个艺术文化推手吧。”他说。似乎,对他而言,收藏与买卖,艺术与商业从不曾产生矛盾,而是天然地融为一体。

    周大为觉得,自己在艺术圈奔走并不只是为了赚钱,实现理想也是动力。“不管什么时候,艺术品收藏终归是小众的。”周大为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依然希望当代艺术能够传播到更远的地方。“当代艺术的存在一定是有其意义的,但如果没有推广,就无法对社会产生影响,其意义也就得不到展现。”在他眼中,这层意义便在于“影响和梳理年轻一代的价值观”。

    艺术世界的游戏规则

    上世纪60年代以后,西方艺术圈的逻辑也发生了变化,艺术家无可逃避地被卷入了更庞大的社会机器中。艺术家越来越成为一种职业,而非单纯地出于兴趣爱好与表达冲动。在周大为看来,厉害的艺术家一定是在世时便对社会产生很大影响力的。一个时代的当代艺术要与其他文化类型结合在一起才能发挥作用。“所以,现在的艺术家已经无法脱离整个艺术机制而存在。”他说。

    也正因此,他尤为欣赏刘韡、杨福东和徐震。“杨福东有自己独特且坚持的艺术语言,同时他每年都有很有影响力的展览,也被国际一流画廊代理。刘韡也是如此。”周大为说,也有一些艺术家作品非常厉害,但他们在与人合作上有所欠缺,对社会的影响力就没那么大。“艺术家认为自己有好作品就非常牛,但其实,他们并没有很好地掌握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

    而成立了没顶公司的艺术家徐震,在周大为眼中就是一个能够掌握游戏规则,并借用这套规则来反讽社会的人。“他受安迪·沃霍尔和村上隆工作方式的影响,但他再向前推进了一步。他是借用资本的力量去提出了自己的价值,他很商业化,又有一种鲁迅式的讽刺。”

    “我希望合作或收藏的艺术家,都是能够成为国际一流水准的。”但周大为又如何判断这一点?“主要看气质。”他说,“好坏其实很难有可以言说的标准,只是我们看了那么多年艺术品,就能够分辨什么样的艺术家是真的很牛,能够打动我们的就是那股气息。”

    当代艺术与邮币卡或近现代艺术不同,收藏家可以不只是“收藏”,他们还可以参与其发展的进程。在这一领域,周大为显然有着更大的野心。他和徐震等一批艺术家在一起总会谈论如何做一些促进整个行业的事儿。”但边谈理想,边赚着钱,周大为有时也遭到圈子里的非议。“别人觉得我装,硬是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其实我还真的是那么做的。”

    采访中,周大为提到了蔡元培。他认为,当年,在蔡元培“美育代宗教”的旗帜下,产生了林风眠、吴大羽这样的现代艺术家。这个时代,艺术同样需要推动力,只是究竟谁才是能够推动这个时代艺术的人?“现在的艺术家与当年那一批追求的东西不同了,运作逻辑也不一样。并不仅仅是资本那么简单。资本只能搭建一个平台,最终还是要让好的艺术品自己说话。”他说。

【责任编辑:流年】




关注我们: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
本站将立即改正。热线电话:010-56298295(工作日9:00-18:00) 邮箱:manage@qiye.gov.cn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