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资栏目

主页 > 企业> 投资
Plug and Play:硅谷的“独角兽”孵化器什么样
2016年01月19日 09时:33分 第一财经日报 字号【
分享到: 0

    加利福尼亚帕罗阿托大学街165号的一幢小楼,被称作是硅谷“最幸运”的地方。

    它曾是科技巨头Google的第一个办公场所,在Google搬走后,这里又成了Paypal的第一个办公地点。

    SaeedAmidi在2006年创办的PlugandPlay是硅谷著名的孵化加速器之一。在约1.8万平方米的办公大楼里,有上千家创业公司从这里孵化而出,办公区和走廊上挂满了孵化的团队所在国国旗。或许因为《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来得有些早,而创业者们又往往习惯工作到深夜,记者看到办公区域的创业者并不算多。PlugandPlay中国企业合作总监熊宠乔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现在这栋楼已经容纳了360多家创业企业,年龄最小的创业者,是只有十几岁的高中生。

    而曾经给Google、Paypal提供第一个办公场地的“房东”,是来自伊朗的SaeedAmidi。在他旗下的办公楼里,既走出过科技巨头Google、Paypal,也有LendingClub、Dropbox等硅谷“独角兽”。

    搭建创业生态

    在SaeedAmidi看来,投资并不只是对创业者进行金钱上的帮助,而是要做资源对接。因此,PlugandPlay的特色在于打造一个一体化的创业生态系统。具体而言,包括风险投资、企业创新、创业支撑、导师辅导制、社交活动等五个方面。

    例如,PlugandPlay会为筛选出来的创业公司免费提供办公空间,包括基本的办公设施,网络、会议室、数据中心等等。

    “在我们脚下的就是数据中心,用来支持创业项目做基础的数据集成。”在一间会议室里,熊宠乔对记者说。

    除了免费提供创业场地外,PlugandPlay还定期为创业者举办活动和交流。PlugandPlay每年会举办超过100个活动,也就是每隔几天就会有一次交流活动。

    为了更好地帮助创业企业成长,PlugandPlay引入了导师辅导模式。这些导师有常驻导师和连续创业者,来为初创企业提供经验支持,也有500强高管特别是CTO作为客座导师,给创业者提供最前沿的咨询和技术建议。

    在PlugandPlay的办公区域里,记者看到,为了更加接近创业者,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等多家公司都选择派工作人员驻扎在这里,随时和它们所投资的创业者交流,同时也在这里挖掘更多有潜力的投资对象。

    PlugandPlay有时也会与YCombinator等其他孵化器共同投资一些创业项目。而SaeedAmidi所说的做资源对接,是PlugandPlay区别于不少其他孵化器的一大特点。

    一名PlugandPlay内部人士曾把它总结为:PlugandPlay为创业者提供了零售和品牌、媒体移动、物联网、互联网金融等几大圈层的行业单独加速。在此基础上,PlugandPlay做了一个企业合作会员平台,将这几类行业里的领军企业几乎全部收入囊中。这些企业包括如必胜客、P&G、东芝、三星、LendingClub等,以及中国的百度、TCL、联想等公司。

    “大企业内部创新往往动力不足,所以它们愿意和PlugandPlay这样的孵化器合作去寻找相应的创业项目。而在这个圈层和平台上,行业内的领军企业恰恰又充当了创业项目的潜在合作伙伴、潜在投资人和潜在客户。”上述人士说。

    熊宠乔举了个例子,Prevedere是PlugandPlay在俄亥俄州发现的一家做大数据预测分析平台公司,2014年时,PlugandPlay曾对它进行了5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投前它达到了300万美元的估值,而到了2015年Prevedere拿到了来自NorWestVentures领投的350万美元,估值达到了1250万美元。

    在资源对接上,Prevedere和14家PlugandPlay的大企业会员签订了战略协议。其中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合作伙伴通过使用它的服务,为其在管理铝产品的供应链上节约了900万美元的支出。

    这里同样也有中国创业公司的身影。

    一名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的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UC的硅谷办公室最早就是从这里起步的。“一张办公桌,办公区上插着中国国旗,一晃好几年了。”

    事实上,PlugandPlay也已经进入中国市场。熊宠乔告诉记者,PlugandPlay目前在北京、上海等多个城市设有孵化加速器办公室,“现在我们正在努力寻找中国的下一个‘独角兽’企业。”

    伊朗人的“美国梦”

    SaeedAmidi的经历听上去,是一个伊朗人的“美国梦”故事。

    年轻时,“富二代”SaeedAmidi曾在美国留学,但伊朗的一场革命令他的家庭被没收了家产,很快,SaeedAmidi举家搬迁到了美国。

    一开始,SaeedAmidi的创业和科技行业并没有多少关系。从地毯、包装业到瓶装水,他曾在多个领域创业打拼。后来,又做起了硅谷的地产生意。

    他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买的第一栋楼,是1988年花130万美元在帕罗阿托(PaloAlto)买了一座办公楼(165UniversityAvenue,PaloAlto),出租给不少企业。例如,全球著名的电脑周边设备供应商罗技(Logitech)公司当年从欧洲进入美国,就租在这里。

    1998年,SaeedAmidi在和不少年轻的创业者租客的交流中,意识到了自己对创业企业和高科技的兴趣,并且投资一部分钱给当时租在他办公楼的创业公司。

    最早他曾投资了租在这里办公的“Danger”。这是一家研发可上网智能手机的创业公司。它的CEO安迪·鲁宾在离开Danger后成立了Android,被誉为“Android之父”,而Android则在2005年被Google收购。

    在Danger搬走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Brin)租下了这栋办公楼,当时的谷歌员工数只有个位数,直到他们扩张到40多人后,才从这里搬走。

    而SaeedAmidi也通过一家天使基金投资了谷歌,成了谷歌的第一轮投资人。

    在积累了一定的金钱和人脉后,2006年,SaeedAmidi成立了孵化器PlugandPlay。

    目前,PlugandPlay所筛选的创业者方向在物联网、互联网金融、健康医疗、材料&包装、媒体&移动、零售、旅游&住宿、云服务&设施等8个领域展开。

    PlugandPlay中国企业合作总监熊宠乔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每年PlugandPlay初审过的创业公司超过8000多家,最终选出160~200个项目进行孵化和加速。到目前为止,PlugandPlay已经为2000多家创业公司提供加速服务。

    以热门的金融&安全领域为例,PlugandPlay一个季度大约能收到1000多家相关领域创业公司的申请,在经过数据分析、云服务安全、身份验证等方面的分析后,入围300家企业,再甄选40~50家,最终约20家进入PlugandPlay孵化器。

    不过,PlugandPlay并不是选择投资每一家进入PlugandPlay办公的创业公司。

    在投资项目上,PlugandPlay考察的除了是创意,还有执行力。通常每个项目投资额不超过50万美元。孵化一家独角兽需要几年的时间,“任性”的背后,PlugandPlay所投资的资金全部来自公司自有资金,并不受时间限制。

【责任编辑:流年】




关注我们: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
本站将立即改正。热线电话:010-56298295(工作日9:00-18:00) 邮箱:manage@qiye.gov.cn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