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中国梦想家栏目

主页 > 视频中心> 中国梦想家
专访可口可乐CEO穆泰康
2013年07月25日 16时:53分 网络来源 王聪 字号【
分享到: 0
 

        现年60岁的可口可乐(Coca-Cola)首席执行官穆泰康(Muhtar Kent)生于纽约,当时他的父亲是土耳其驻纽约总领事。1971年,在土耳其完成高中学业后,他赴赫尔大学(University of Hull)攻读经济学,然后在伦敦卡斯商学院(Cass Business School)读MBA。1978年,穆泰康在亚特兰大加盟可口可乐,然后一路晋升,在美国、欧洲和亚洲业务中担任过多个领导职务。

        穆泰康1999年开始供职于Efes Beverages Group,2005年他重返可口可乐,2008年成为首席执行官,2009年成为董事长。他在全球商界和慈善界十分活跃,并在多个董事会任职,包括特奥会(Special Olympics International)。他已婚,育有两名子女,住在亚特兰大。

        是什么促使您进入商界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意识到商业和贸易对于日常生活的重要性。我们家在多个国家居住过,商品和服务在个人和企业之间的自由交换让我着迷——双方都能从中受益。考上大学后我仍坚持这种想法。

        在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后,您为何决定攻读MBA?

          我总是相信教育以及活到老、学到老的重要性。当我有机会(在伦敦卡斯商学院)读MBA时,我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大学毕业后,我知道自己还有更多知识要学,我很感激自己有机会继续接受正规商学院教育。事实证明,我的MBA学习真的让我受益匪浅。

        卡斯商学院侧重于金融教学,这是否对领导一家顶尖消费品公司有帮助?

        在我心中,要想理解经济的基本要素、创业精神和商业,以及领导任何一家企业持续发展和增长,学习金融是基础。企业领导人绝不能让金钱成为一个抽象概念,在当前的科技之下,这种错误再常见不过了。我总是鼓励我们的员工和我遇到的年轻商人要尊重金钱,总是在口袋和钱包里装上点现金。对我来说,这很重要。

        您从1978年开始为可口可乐工作。您在这家公司的第一项工作是什么?您从中学到了什么?

        加入可口可乐的头9个月,我驾驶着送货卡车穿行于乔治亚州、德克萨斯州、马萨诸塞州和加州。你可以想象,这份工作并不光鲜。我那时清晨4点起床,去超市送货、码货、整理商品陈列。当时,我有时会问自己在做什么,但我现在明白了,它让我对我们的企业有了彻底的、非常基础的了解。到现在,我会抓住所有机会,考察全球市场,与客户接触,确保自己了解销售一线的情况——比如人们是如何选择和购买饮料的。

        您认为什么是可口可乐的关键特点,您希望为它建立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

        作为一家企业,可口可乐的整个体系总是处于最佳状态,因为我们的员工一直保持“建设性不满”。我们渴望改变、增长并将我们的传统发扬光大,这可以追溯到亚特兰大药剂师约翰•彭伯顿(John Pemberton)发明可口可乐的初创时期。自那以来,我们的业绩一直很好,因为我们的员工不满于现状,推动我们在产品、包装、营销、分销、生产等等方面不断创新。我们还必须不断将我们优秀丰富的传统,与21世纪利益相关者的需求成功结合在一起,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就将取得成功。

        您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是在可口可乐度过的,但1999年,您成为土耳其公司Efes Beverage Group首席执行官,然后在2005年重返可口可乐。领导另一家公司让您学到了什么?

        领导Efes的一个最大好处是,每天都能站在一家可口可乐装瓶合作伙伴的角度看问题。当你是可口可乐公司的一员时,你可以试着从装瓶公司的视角来看待问题,但这与实际上领导一家装瓶公司是不一样的。当我回到可口可乐时,我能够带来这一宝贵视角。

        在您的职业生涯中,什么是迄今为止商界最引人瞩目的变革,还有,人们对商界领袖的要求有什么显著变化?

        消费者对大型跨国企业的态度出现了巨大转变,尤其是对那些与他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品牌。二三十年前,人们曾认为企业为一个较为狭窄的利益相关者群体创造价值,包括客户、业务合作伙伴以及股东。如今,我们需要为更多人和更多组织创造价值,从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到环境和健康方面的合作伙伴。我们努力对世界产生积极影响,因此正在与企业、政府和公民社会组成的“金三角”合作。

        在商界您有没有学习的榜样,您现在敬佩谁?

        尽管我的父亲是一名外交家,而不是商人,但我仍把他视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有助于我成长的榜样。无论他被派到哪里,他都能自如应对在世界各地的生活和工作。他强调即使有困难,也要做正确的事情。在我加入可口可乐后,我从同事、上级以及像郭思达(Roberto Goizueta,1980年至1997年担任可口可乐首席执行官)和唐•基奥(Don Keough,可口可乐前总裁、首席运营官、董事,现任投行Allen & Co董事长)这样的领导者身上学到很多。

        郭思达帮助可口可乐为所有利益相关者创造了巨大价值。唐•基奥继续在我们董事会任职,他对于我们的企业和品牌有着无限热情,这种热情感染着我。我的上一任首席执行官内维尔•艾斯戴尔(Neville Isdell)既有振奋人心的口才,又是伟大的倾听者,也是我的挚友。

        最近几年,商学院对道德以及企业和社会责任更加重视了。您是否认为商学院可以也应该教授这些知识?

        纵观历史,商业界一直是推动世界进步的巨大力量,它为人们供应所需的商品和服务、提供就业、创造价值并推动创新。然而,过去20来年,少数不择手段(坦率来说是不道德)的商人损害了商业界在全球人民心中的名誉。以后,商业界(包括商学院)必须努力重建私营部门的名誉,并为我们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从消费者、业务合作伙伴到环境等等。

        您认为理想的MBA毕业生是什么样的,您希望他们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我认为,完美的MBA毕业生必须拥有几乎永不满足的好奇心和每天学习新知识的渴望。在我们这个时代,年轻一代的商人不论是在迈阿密还是孟买,在利马还是伦敦,必须能够一样轻松自如地工作。最优秀的年轻企业家应对其他人和其他文化真正感兴趣,总是渴望坐下来与他人共餐。商人——特别是那些刚刚开始从商的人们——永远不应独自吃饭。建立并巩固长久的关系非常重要。现在,能够用简明的语言写和说,少用PowerPoint幻灯片,也很重要。

        商学院教育最大的弱点在哪里?

与其说是一种弱点,不如说是一种结构上的现实,但一旦年轻企业家和商人离开校园进入市场,他们通常会学习到很多新的东西。现实世界会不断增加我们的商业知识,甚至在我们拥有几十年经验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在您的职业生涯中什么最让您高兴,为什么?

        我很感激自己有机会参与到这个不断发展之中的市场和社会中来。上世纪90年代就是这样。当时我在多个前苏联国家工作,它们正在接受自由市场和更大的政治自由。去年,可口可乐时隔60年重返缅甸时,我也是同样的感觉。亲身经历发生在那里的积极变革感觉很棒。

 




关注我们: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
本站将立即改正。热线电话:010-56298295(工作日9:00-18:00) 邮箱:manage@qiye.gov.cn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