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国内栏目

主页 > 资讯> 国内
江门370亿核燃料项目夭折 1.44亿财政投入“成空”
2013年07月22日 11时:47分 中国经济网 王聪 字号【
分享到: 0

        “我们想到过会有反对的声音,但没想到反弹这么剧烈,这个结局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江门鹤山核燃料项目“死去”后一周,鹤山市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无奈地说,这个项目真的没有民众担心的那样不安全、不环保,遗憾的是我们的稳评机制不健全,10天的时间太短了。

  7月13日,江门市政府下发文件,称江门鹤山市政府决定尊重民意,对中核龙湾工业园项目不予申请立项。这也意味着酝酿一年的鹤山核燃料项目宣告失败。

  记者调查发现,鹤山核燃料项目的“反对者”并非当地普通群众,周边地区的压力则是“民意”的核心力量,这一说法也得到上述官员的证实。

  与此同时,江门及鹤山两级政府则连连叹息。“这么大的项目就这样与我们擦肩而过,只能说鹤山"没有福气"。”上述官员表示,该项目不仅产值巨大,还可带来巨额的税收,鹤山市政府甚至将产业升级的重任押宝其中。

  已投入1.44亿支持前期建设

  7月的鹤山,天气凉爽。随着江门市政府的一纸禁令,这个珠三角小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几天前发生的事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项目所在地鹤山市址山镇花莲村,这里距江门市区直线距离约30公里,该村下辖13个自然村,处于项目中心的莲珠村有48户住户共160余人。

  “村子周边的农田在5月已经征收完了,这两个月以来这些田地都不允许耕种,但现在项目取消了,不少人又开始耕种了。”村民告诉记者,莲珠村早在上月便做好了整体搬迁的准备。为了鼓励村民搬迁,当地政府给出了 “以户为单位签字同意即获5万元奖赏”的条件,大多数村民已经签字,但钱尚未发放。

  “现在项目取消了,我们也没有拿到钱,征地的、搬迁的都没有拿到。”在莲珠村,多名村民表示,除了不满3.5万元/亩的农田补偿标准外,他们对项目的落户并没有太多的反对意见。

  公开资料显示,中核龙湾工业园选址在鹤山市址山镇大营工业区,规划总用地面积229.0665公顷(含配套设施用地4.9125公顷),总建筑规模约50万平方米,总投资约370亿元。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引述鹤山市财政局数据,今年1~5月,鹤山市市财政已投入1.44亿元用以支持项目前期建设,其中大部分是征地拆迁补偿款。在5月中旬前,该市已完成4420亩的征地任务,并交付了450亩的首期项目用地。

  但多数村民表示,自己并没有拿到征地拆迁补偿款,上述官员亦表示,鹤山方面并没有为项目垫付款项,前期一些小的投入都是中核集团在做。

  记者在当地看到,除了用于大气气象监测和环境气象资料收集的气象观测塔已经建成外,项目并无其他前期基建,土地平整工作亦未进行。

  那么,鹤山市1.44亿元的财政投入究竟落到了何处?对此,记者试图联系鹤山市政府进行采访,但多次沟通后,仍未获回复。

  无法抗拒的“外围”压力

  事实上,鹤山核项目风波并不像网络上传播的那样激烈。

  记者向当地市民询问该事件,几乎无人不知,但真正熟悉情况的并不多。“向政府表达诉求的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大多数是企业家,他们担心项目建成后,如果出现民众恐慌,很多人都会撤离,企业也就没法运转,地产商盖好的房子也卖不出去。”一位摩的司机指着址山镇的一个楼盘说,如果有钱人都走了,那里的房子还怎么卖?

  上述说法也得到多数受访市民的认同。上述官员则表示,来自鹤山的反对声音较少,鹤山企业界更是在当地政府的多次科普和解释下,纷纷表示赞同项目落户,真正的压力来自“外围”,即江门周边的城市。

  “在民众对核燃料项目了解不够充分的情况下,出现一些反对声音很正常,但我们没有想到反对的声音如此猛烈,而且是来自外部的。7月4日,稳评(《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公示》)发布后,珠三角地区的网民迅速通过网络讨论此事,来自佛山、中山、广州、深圳等地关于核泄漏的恐慌情绪迅速蔓延,并一致反对项目立项,这让我们措手不及,短短10天的公示时间我们根本来不及科普和解释。到了这个地步,主动权和决定权已经不在我们手中,放弃既是无奈的,也是不可避免的选择。”该官员向记者坦言。

  那么,除了外围的反对,各地政府意见如何?广东省政府是否介入过此事?

  记者多方打探,有知情人士表示,如此重大项目决策,按常理,广东省政府方面肯定会介入指导。但这一说法并未获官方确认。

  正如上述官员所说,江门和鹤山两级政府都没有预料到这个结局。鹤山市政府更是连连叹息,“只能说我们鹤山没有这个福气,这么大的项目足以提升我们的城市竞争力,甚至带动产业升级。”

  稳评机制不完善为“死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当初鹤山与中核集团签订意向合约,是凭借其自身独特的区位优势和产业链的承接能力击败了数十个竞争对手,这对长期落后于珠三角其他城市的江门而言,无疑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而如今,数百亿元的项目就这样“飞”走了。

  探寻鹤山核燃料项目的“死因”,稳评机制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公开资料显示,中核集团核燃料项目于去年2月宣布启动,项目投资约400亿元,项目建成后,年产值高达五、六百亿元,如此巨额大项引得江苏、福建、广东、天津等地展开争夺。根据规划和厂址评选择优原则,江门鹤山从近40个备选城市中脱颖而出。

  去年6月,中核集团组织专家在鹤山进行选址考察,经过对场址地震、水文、气象等进行综合分析,拟将鹤山市址山镇大营工业区列为产业园候选场址。

  2012年12月,广东省发改委发文(粤发改能电函【2012】3063号),原则同意在鹤山市址山镇开展核燃料产业园前期工作。

  接下来合作双方进行了厂址评价相关资料搜集及初步勘察工作,并签订投资意向协议。依据国家有关法规标准,为进一步搜集气象等环境评价的第一手资料,中核集团于今年4月在厂址内建立了气象观测塔。

  据上述官员表示,这一切进展得都很顺利,鹤山市与中核集团的合作也较为愉快。但是,在双方都认为项目可继续朝着既定目标前进时,问题出现了。

  7月4日,《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公示》通过《江门日报》、江门政务网和鹤山市发改局官网发布后,遭到了民众的反对。

  记者获悉,项目决定落户鹤山后,江门和鹤山多名领导干部数次前往中核集团其他核燃料基地进行调研考察,时任鹤山发改局局长的邓卫东作为该项目的政府对接人调研次数则更多。

  鹤山市政府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项目的取消表面上看是顺应民意,但其“罪魁祸首”是稳评机制的不合理。所谓稳评,即重大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也是重大项目能否顺利通过“民意关”的关键环节之一。

  鹤山核燃料项目稳评公示原本只有10天,但由于民众的反对,7月12日鹤山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决定将公示时间延长10天。此外,为了争取民众的理解,鹤山方面作出了加强与各界沟通交流的决定,包括邀请媒体记者、网民代表、意见人士、企业家代表、港澳同胞等到在役的核设施实地了解生产运行与安全环保情况;广泛分发科普手册,制作科普短片在鹤山电视台播放,开展面向全市中小学生、两代表一委员的科普讲座,组织网络访谈等;邀请国内外专业机构的专家、学者参与项目的评估和讨论等。

  而这也被视为鹤山促使核燃料项目上马的最后一搏。

  “问题就出在稳评时间太短,别说10天20天,就算是更长时间也无济于事,因为我们缺乏切实可行的机制予以保障。”前述官员称,通过此次教训,他一直在反思这个问题,如果将科普工作前置,再将宣传教育做得更加科学细致一些;如果机制完善,各个步骤做到有章可循,或许今天的局面可以避免。

  而事实上,据相关人士介绍,早在今年初,鹤山市便展开了一系列核燃料科普活动。但是这依然无法改变民众对核设施固有的看法。

  巨额投资项目何去何从

  广东核电站数量多、总装机容量大,核燃料需求量大,更利于贴近市场和降低运输成本等因素是鹤山击败其他竞争对手意向引进中核集团核燃料项目的最重要因素。

  我国现有的两个核燃料基地,一个坐落于四川宜宾,另一个落户于内蒙古包头。但现实情况是,我国主要的核电市场在沿海地区,其所需的核燃料元件距离目标市场距离太远,运输成本较高,难以形成产业链集聚效应。

  记者注意到,鹤山紧邻台山核产业园区,后者是广东核电产业链的重要元素之一。“如果项目上马,最迟到2017年便可投产,届时其产能可满足广东核电市场半数的燃料需求。这不仅对鹤山、江门是一个巨大的拉动作用,而且对整个广东省核电产业布局也能带来巨大推动。”上述官员向记者分析称,该项目既然决定从江门取消,以后再选址落户广东省其他地区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江门市政府已经做出了停止项目的决定,核燃料项目若想落户到其他人口密集区肯定难度很大。”前述鹤山市相关负责人表示。

  另外,从产业的角度看,公众颇为关心的是,中核集团退出江门后,该巨额投资的项目将何去何从?是另觅新址,还是暂时告一段落?这对中核集团将带来怎样的战略影响?7月13日项目宣告取消以后,中核集团未对外界表明态度。

  对此,记者试图采访中核集团方面,但相关负责人杨女士表示,近期媒体采访要求很多,公司正在研究以一种妥当的方式回应媒体关心的问题。




关注我们: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