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频道

主页 > 法律 > 立法 >
丧心病狂,海归大学生误入东莞传销魔窟因拒绝入伙被打死
2013年-07月-12日 14时:15分 未知 家驹 点击:次 字号【
分享到:

孙延宇
事件回顾:

孙延宇生前经历
    孙延宇现年24岁,黑龙江哈尔滨宾县宁远人士,是孙家叔伯兄弟辈里仅有的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承载着孙家整个家族的希望。为确保孙延宇顺利完成学业,孙家几乎所有亲戚都曾你三千、我五千地帮助过孙家。哈尔滨师范大学官方网站消息显示,大学四年,孙延宇多次获得国家助学金,大一结束后,还因为学业优秀,被学校老师推荐到波兰一所大学交流了两年。在波兰期间,孙延宇曾受到波兰校方关于斯拉夫文化方面的表彰。六月末,孙延宇大学毕业。在其公布在若邻网的求职简历中,他自我评价是“一个具有良好的团队协作能力、积极向上、热爱学习”的人,渴望找到一份可以运用到波兰语专业知识的进出口贸易工作。有亲戚在哈尔滨帮他找了份贩卖按摩器材的工作,但两千多元的月薪让孙延宇失望,孙延宇向亲戚提出想到珠三角锻炼,因为那里的出口贸易发达。
    一则来自东莞的面试通知让孙延宇以为梦想可成真。对方自称是东莞某童装公司老板,急需一个像孙延宇这样的人才,帮助公司开拓斯拉夫语系国家市场,刚入职月薪可达四五千元。在电话通知父母时,孙延宇显得非常兴奋,说已经上网检索过这间公司的背景,实力相当雄厚。次日,孙延宇踏上前往广东的列车。

洗脑不成 惨遭围殴
    孙延宇遗留的汽车票显示他于上周一下午抵达东莞。随后,他被接到莞城光明路兴隆新村四楼一出租屋,直到死亡。
    当他到达传销组织时,传销组织开始对孙延宇进行洗脑。这不是一次成功的洗脑,孙延宇始终抗拒。署名刘帅飞的“当周总结”提到,“周二是一次战场,一直和新人聊天直到聊不动为止,因为就自己在说,没有应和的人其实挺难受的,只能说几句就拍他一下,让他振奋精神。”署名王浩的“当周总结”则指出孙延宇的内心充满不服,认为传销组织通过欺骗的方式把孙延宇骗到东莞,让孙延宇对传销事业充斥反感。孙延宇不合作的姿态最终激怒了这个已有十三名传销人员的小型组织。传销人员于洋洋在周五的日志中抱怨,“这个新人挺叫板的,一遍一遍的工作沟通还是得不到一丝信任,只能说现在的年轻人太过执着,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在日志的末端,于洋洋提议该组织应该更加努力,对孙延宇采取一些非常措施。提议得到了其他几名传销人员的赞同。
    孙延宇误入的是一个以网络销售手表为名实施非法传销工作的小型组织。该组织通过无限量发展下线,以四千多元的高价出售实际价值不超过百元的手表盈利。该组织规定:凡是有新人来,必须接受完组织七天的培训才能离开,如果新人要反抗,一定要把新人控制住,再让高级别管理人员与其沟通,如果新人不听话或是想偷跑,殴打也是行规。
    到上周六,有些失去耐心的传销组织与孙延宇展开最后协商,可孙延宇还是要求离开。随后,孙延宇遭遇了于洋洋等人口中的非常措施。据犯罪嫌疑人供述:双方在协商期间发生激烈冲突,该组织管理人员安排了数名传销人员合力把孙延宇的头部一次次摁进装有洗衣水的脸盆内,以便让孙延宇冷静。可是几番下水,孙延宇还是不改要离开的初衷。
    孙延宇当时已经瘫倒,在地上一个劲地喘气。管理人员有些放松警惕,召集几名骨干,共同协商对孙延宇的处理措施。就在他们协商之际,孙延宇突然起身试图冲出房门。这一冲最终害死了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慌乱之际,有骨干成员用手臂勒住孙延宇的喉咙,有骨干成员用膝盖撞击孙延宇的脊椎骨,还有骨干成员则从旁侧踢孙延宇的腿部和肋骨。
    几分钟过后,孙延宇再次瘫倒,几名骨干成员把他扔到挨着出租屋客厅的一间卧室的小床上。据犯罪嫌疑人供述,随后不久,孙延宇脸部发黑,额头发烫,有组织成员喂了他几颗感冒药,可惜没有任何效果。到当晚11时许,孙延宇开始口吐白沫,在管理人员的安排下,两名骨干成员把孙延宇送往医院治疗。而其他人员则留在出租屋继续撰写总结。随后,两名骨干人员趁机走掉,孙延宇却经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小编认为:现在很多不法分子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在他们的眼中人如结草,可以随意践踏,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钱。
 

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