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频道

主页 > 法律 > 话题 >
12岁女孩疑被3老师多次强奸生下孩子 未知生父是谁
2013年-07月-11日 10时:02分 网络来源 家驹 点击:次 字号【
分享到:
12岁女孩产子 DNA鉴定婴儿父亲为邻村74岁老人

  12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思思(化名),两个月前生下一名女婴。

  产后留下的缝合线,像一条大蜈蚣趴在小女孩的腹部,这注定是一道难以缝合的伤口。

  思思指称,从去年6月起,三名小学老师曾先后多次对她实施强奸,但这被涉事人和学校矢口否认。

  警方介入后,经DNA鉴定认为,一名74岁的老人才是事件的元凶,他与受害人邻村,如今已被判有罪并处以12年徒刑。可是74岁老人连走路都不利索,怎么可能有能力强奸思思呢。

  但悬疑并未就此解开。女生家长坚持认为,“这并不是真相。”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三名涉嫌老师均未参与DNA鉴定,而被判刑老人与女孩有亲戚关系等都让他们怀疑鉴定结果的可靠性。

  他们最终选择让女儿把孩子生下,并寄希望于重新鉴定,能将这一“定案”翻盘——“孩子就是证据。”

  确定74岁唐冬云是事件元凶的,是今年2月的一份DNA鉴定。

   警方通报显示,2月8日,思思在民警及其父母陪同下,在祁阳县人民医院产科抽羊水样本一份,连同犯罪嫌疑人唐冬云及所怀疑三名嫌疑老师的血样,一起送永 州市公安局DNA鉴定中心做检验。鉴定意见为:受害人的羊水与犯罪嫌疑人唐冬云的血样在共有的STR基因座的分型符合孟德尔定律。三名嫌疑老师的DNA与 羊水的DNA进行比对后,均不符。

  记者拿到了这份鉴定书的复印件。值得注意的是,在永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的这份鉴定书中,送检样本对象除了思思、唐冬云和一名陈姓老师外,再无他人。由祁阳县公安局开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所提样本也只有思思、唐冬云、陈某三人。这与警方给记者的通报存在差别。

  对此校长付奇峰在受访时解释,当时思思指认的三个老师中没有汤某。所以没有抽取他的血样。

  所指认的唐某,因为当时去深圳办事,也没能抽到血样。所指认的另一个老师,家住农村,当时谁也不知道他住哪里,电话打不通,也没能抽取到血样。

  鉴定书中的陈某,是学校总务主任,也是该校老师,当时也在调查之列。但思思家人说,他并非思思所指认的老师。

  对这份DNA鉴定结果,李春生表示无法接受。“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几个老师都逃避检查?”在他看来,这次鉴定意图明显,“就是拿一个老头当替罪羊。”

  他还怀疑当初羊水检验的准确性,据其称,唐冬云跟他家是亲戚,“他把我母亲喊姑姑,如果DNA没错,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信任还来于思思的一次偶然“目击”。她说,1月18日她被警察带回学校这天,当晚刑警大队在镇上的哑子酒店吃饭,“后来我看到汤老师和几个老师来了,找李队长,拿出四沓钱给了李队长,放在信封里的,李队长当时把钱拿出来看了下。”思思说当时众人在一个房间吃饭,她在房外,门没关严所以能看到。

  经记者向祁阳县公安局核实,当天办案的确为刑警大队李姓副队长。但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政工科长谢海青认为此说法不实:“如果有这种情况存在,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女孩看到?再说这是公共场合,也不可能这样行贿的,我们有调查,结论是这件事不存在。”

  谢提供的通报这样回应:经调查,在整个侦查期间,我局办案民警都是在梅溪派出所的食堂就餐,只有1月18日那天晚餐,刑侦大队民警跟派出所的民警在当地哑子酒店吃饭,但并没有跟任一嫌疑人单独吃饭、见面。外界所传办案民警在哑子酒店收了嫌疑人4万元红包一事不属实。


生子留证

  4月18日,祁阳县人民法院判处唐冬云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据介绍,对一审判决,唐冬云没有提出上诉。

  “那个老头连走路都不方便,怎么可能强奸我女儿?”李春生听闻后愤慨。

  据唐的堂弟媳妇介绍,唐冬云是一个深居简出的驼背老人,没有结过婚,一辈子单身独居。他被警察带走后,没有亲人去看过他。

  74岁老人致幼女怀孕在坊间也成为争议话题。有人对此质疑,也有人从时间上推算,认为三个老师致幼女怀孕的说法亦不靠谱。并由此怀疑可能另有隐情。

  梅溪镇教育管理中心一份声明,也提到时间问题:在思思被查出怀孕后,经医生推算,其正常的怀孕日期应在2012年8月10日左右。而此时,思思正处暑期放假。

  思思诉称三个老师强奸她的时间,分别在去年6月、7月和9月。整个8月,思思对记者的说法是,“放假在家,没见过他们(三个老师)”,“也没和别人有过”。

  在采访时为谨慎起见,记者曾让思思父母回避,单独问思思“8月份到底有没有被人侵犯过?”希望她真实作答,她的回答很肯定:“没有。”

  也有当地人认为,12岁还属儿童,怀孕本就不正常,也许用一般的常识去分析也不合适。

  李春生要求重验DNA,为此又找学校,要求提取三个老师的血样,但这引起校方反感:“DNA已经有结果了,你还要抽老师的血,这是无根无据。”

  这期间,当地干部多次找李春生夫妇,劝他们把孩子打掉。并向他们承诺,引产费用由镇上出,此外还给家里三个“低保”指标。

  “为了保留最后的证据”,李春生带妻女到隔壁的祁东县躲了一两个月。

  5月7日上午9时15分,思思在祁东县妇幼保健院剖腹产下一女,体重6斤,身长50厘米。

  女婴生下后,李春生多次上访,警方通报中称,“在没有其他证据下状告学校三名老师性侵,并且要求对所生小孩重新做鉴定。”

  5月21日,祁阳县公安局为息访,派民警带法医到李家,对思思及女婴再次采血,但未果。

  警方材料称,“其父母提出,要先把已判决被告唐冬云从监狱提出,并当其面采血后方能对其女及女婴采血,另外所采血样要给他保留一份。还要求进行DNA鉴定当天,要同时让唐冬云到DNA机构中心当面见证。这些要求与有关规定不符,因此采血无法进行。”

  至今,这场缺乏信任的“拉锯战”仍在胶着。

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