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频道

主页 > 能源 > 电力 >
托尔斯泰笔下的俄罗斯人似乎特别善于表达爱
2013年-05月-25日 14时:45分 未知 admin 点击:次 字号【
分享到:

未读《战争与和平》之前,只知道它是托尔斯泰的代表作,终于当成功课一样读完,才发现以前的疏懒是那样的不可理喻与不可原谅。这果然是一部关于历史与思想的大书。托尔斯泰的广博与深邃,在这部作品中得到了全方位的展示。他写战争,不厌其烦引用史料,表达战争的更多的偶然与潜在的规律;他写和平,通过琐碎的生活表现,细致而多汁。除去这两个主题,我觉得托尔斯泰在这部作品中处理的最成功的还是对情感的体验与表达。安德烈公爵与娜塔莎、皮埃尔与海伦,他们的感情纠葛,以及他们对情感的态度,都构成了丰富多彩的俗世生活。它们既是隐含的,也是外化的,一次次的舞会,一次次的对话,一次次的碰撞,把那种纤细无序的情愫表达得摇曳多姿。所谓的战争与和平,在托尔斯泰笔下,就是战场与舞会的交织,一方面是战场上游戏一样的追逐与防御,一方面是公爵伯爵小姐夫人们的高谈阔论和争奇斗艳。两个看似不同的世界,但有着相同的意义。对于浑浑噩噩的普通人,舞会既是生活,也是交易,对于头脑简单的官兵,战场同样如此。只有那些思索生活与人生的人,才会冷峻地观察到裙裾飞舞的舞池内的荒凉,才会体会那觥筹交错的中孤独,同样,也思考战争的走向和战争的意义。这是一种永远的疏离,对于那些老爷夫人而言,战争是舞会的继续,它无非是一种有别于日常的交易形式,没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有的只是利益,只是荣誉。而对于安德烈们而言,他们无法理解那种毁灭生命的战争,竟然是皇帝们的过家家式的赌气与博弈。

 

对于爱,托尔斯泰笔下的俄罗斯人似乎特别善于表达爱,但却不善于守护。在他们的心中,爱是神圣的,但具体上生活中,他们对爱却又是那样的放纵。所以,他们能轻易地表达,轻易地感受,甚至轻易的接受,然而,一到需要用生命和灵魂去守护的时候,他们的防线却异常松垮。所以,皮埃尔才成为海伦的俘虏,娜塔莎才在和安德烈订婚以后瞬间爱上阿纳托里。这并非全是轻浮,也并非我们常说的背叛。相对于我们习惯的那种海枯石烂和地老天荒,它更加真实可感。理想永远是美好的,但理想终究是理想,在现实中,理想则显得虚无。娜塔莎并非不爱安德烈公爵,皮埃尔也并非不在乎海伦,让他们走入绝境的选择,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而是情感走神的偶然状态。它不属于道德范畴,只是生命的枝桠。所以,那种道德判断就显得苛刻。我们同情皮埃尔和娜塔莎,因为,他们的情感状态不虚伪,不矫情,而是自然而然,忠实于生命,也忠实于灵魂。也正是在这种类似情感的炼狱中,那些爱着的人们饱受折磨,他们需要爱,也愿意付出,然而,在杂乱喧嚣的圈子里,总会有若干诱惑让他们偏离既定的轨道,从而陷入尴尬的处境。而在挣扎与忏悔之中,他们最终完成了爱情的救赎。

 

无爱的人是没有这种痛苦的,他们花天酒地,逢场作戏,在眩晕的舞会中游戏人生。在他们的心中,情感只是一种生理的需要和利益的手段。它可以随时被唤起,也可以随时被放下,几乎是动物性的冲动,缺少心灵的颤栗,也缺少爱情忧伤的底色。在小说中,类似阿纳托里,陶洛霍夫和保利斯那样的花花公子基本就是这样,他们不是没有情感,而是不懂得珍惜,或者,在他们的心中,情感是利益的手段,或者干脆就是逢场作戏。无爱的人是可怜的,因为,他们永远也无法体验那种灵肉的纠葛与挣扎,自然也就无法把那种爱的光芒传递给他人。在小说中,我特别震撼托尔斯泰对几个老人的亲子之爱的描写,比如保尔康斯基公爵对儿子安德烈公爵和玛丽雅公爵小姐的爱,在日常状态下,这位性格乖戾的老人会像一个君王对待臣子一样对待他的子女,他和儿子谈政治而不谈伦理,对女儿更是极尽嘲讽与挖苦,似乎在他的眼里,儿子只是一个不成熟的军人,女儿更是一无是处。然而,当安德烈公爵要上战场的那一天,老公爵表现的却像个神经质的孩子,言谈举止全失以往那种装腔作势的风度,当他临终之际,面对女儿,更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忏悔。这些细节,把老公爵对儿女的牵挂和惦念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一个老派的贵族对儿女深沉的爱跃然纸上。我喜欢这个老头,因为,他乖张和偏执不是故作姿态,而是有血有肉。

 

说实话,阅读《战争与和平》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对于上班的人们,它是一件体力活,你不得不忍受那些贵妇人和老爷们无聊而冗长的对话,不得不忍受托尔斯泰关于战争规律的探索与发言。然而,这种忍受同时也是经典阅读的训练,它会在某一个时刻击中你、穿越你,并最终让你从那种杂乱中感受到一种明晰,在拖沓中发现一种智慧,在柔软中触摸到思想的凌厉。2012-4-18

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