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投频道

主页 > 创业 > 风投 >
从“懒捐”到“天水费”
2013年-05月-25日 18时:26分 未知 admin 点击:次 字号【
分享到:
有网友在江西微博中爆料,称吉安市泰和县某村收取农民种地的“天水费”:从2007年起,每亩责任田每年收17元。随后,记者联系上泰和县水利局,该局一名彭姓局长对此回应,网友反映的“天水费”应该是水库灌溉农田的水费,且本着谁受益谁交费的原则收取。(5月20日《南方都市报》)

    所谓的“天水费”就是指天上降下的自然雨水,落到农民的田里需收取的费用。呜呼啊!几年前征收“呼吸税”的提案犹言在耳,不禁想起我在《褴褛时代的火焰凌霄》一文里,写到1920年刘文彩在宜宾的财政举措——

 

     刘文彩在叙府担任的第一个职务是船捐局局长,随即兼任四川烟酒公卖第二十分局局长。这是两个可以把水变成油的行业,从这以后,刘文彩就成了刘文辉集团的财政总管。1928年,护商处与禁烟处合并,改称川南税捐总局,局长改称总办,由刘文彩兼任。在税捐总局之下,设立宜宾县税捐局,以方明机为监理。后又以禁烟处改为禁烟查缉处,以王谓若为处长。”(见宜宾内部编印文件《旧时期宜宾县(市)各级税务机构的历史演变》)

    除省、县设置的统一税捐外,门槛捐、烟税、烟苗捐、懒捐、红灯捐、烟土捐等等多如牛毛,其中不乏刘文彩的创意:看到扁担,他要征“扁担捐”;看到草鞋,他又征“草鞋捐”;某条马路修成后他想当然地认为百姓应该为之高兴,自然应该为这高兴奉献一些捐款,谓之“乐捐”。天津《大公报》1933年3月22日的统计国民党区域内捐税名目共有1756种之多,而刘文辉治下就有一百五十多种。刘文彩一年征税的规模,约近1000万元。

    值得细说的恰在于,刘文彩任川南税捐总办之际,据宜宾文史委员会收集的原始资料证明,仅宜宾确实可靠的捐税就达44种,其中“锄头捐”、“厕所捐”都是前所未闻的创新举措,最为离奇的是“懒捐”,离奇得不亚于遇到外星人。该捐税是刘文辉、刘文彩一面大力宣称“禁烟”、一面用行政命令要求百姓种大烟时产生的。种烟之后可以收禁烟罚款,叫“烟苗捐”;但农民如果不种,就被冠以好逸恶劳之到的罪名,必须征收“懒捐”,就是第一年不种鸦片收3年的钱粮;第二年还不种,收5年的;第三年仍旧不种就收7年的钱粮……

    亘古未闻吧。作为税收的先行者,刘文彩创造性的开辟财源,已经成为一个样板工程。这已经不在于是否脸面了,而在于制造一种“合法抢劫”的堂皇借口。我估计,以后行人也会买养路费了。

    往事不远,后有来者。“天水费”来也。

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