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 中国企业网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网首页 > 政府 > 地方 > 正文

四川多地人工林松鼠泛滥成灾 沐川上千亩柳杉树被啃

网友评论  来源:成都商报 关注:

洪雅林场的松鼠已成灾害 洪雅林场供图
  “现在是进退两难,总不可能把树全部砍了嘛。”看着被松鼠啃掉树皮的一棵棵柳杉树,50岁的高顺富悔不当初。荒地种上树,还能赚钱,原本是一举双得的好事,他如今却进退两难。
  高顺富的忧虑,只是目前四川多地人工林生态失衡的一个缩影。乐山、眉山、西昌等大面积的人工林,先后出现过严重鼠害(或虫害)。
  没有谁想到,在修复生态失衡的同时,人们也在制造一场新的生态失衡……
  成都商报记者 顾爱刚 江龙
  名词解释
  绿色荒漠
  所谓荒漠,并非都是“不毛之地”,只是生物种类少而已,自然荒漠是由于恶劣的环境条件造成的,而“绿色荒漠”则是人为造成的——大量硬造人工纯林,造成生物多样性降低,生态系统功能减弱。只有借助自然力量对已退化生态系统进行生态恢复,才能彻底摆脱“绿色荒漠”问题
  最根本的是,在造林时不能只顾眼前利益,要着眼长远拯救林业资源多样性,莫让单一的人工纯林成为“绿色荒漠”。
  ——乐山师范学院植物学教授罗利群
  “鼠”患
  沐川上千亩柳杉树被啃 洪雅林场松鼠泛滥成灾
  在沐川县工农村,至少上千亩柳杉树被松鼠啃食。
  泛滥成灾的松鼠,也成为洪雅林场人工林区域第一大自然生物灾害,经初步统计,受松鼠侵害的面积达11.23万亩,重灾面积2.89万亩,直接经济损失粗略估算达4404万元。
  在乐山市沐川县舟坝镇工农村,人工种植的柳杉林树皮被松鼠啃食,当地村民曾想方设法与松鼠“作战”,但收效甚微,至少上千亩柳杉树被啃。
  8年前,在外打工的高顺富回到工农村老家看见成片荒山,决定留下来种树。他选择了柳杉,其生长快,成材年限短,经济价值高。随后,他对上百亩荒山进行整理,全部种上了柳杉树。和他一样,村里许多村民也种植了柳杉林。
  柳杉一度成为村民致富的希望。没想到,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高顺富发现不少柳杉树皮被剥了,后来终于逮到“元凶”——松鼠。村民们发现,松鼠数量一年比一年多,被啃的柳杉树也越来越多。如今,高家的100多亩柳杉,已有约一半被啃食,“过了夏天,树可能就死了,即使成材也卖不上好价钱。”
  工农村村支书王全有介绍,几乎所有村民都在种植柳杉,规模达3000多亩,如今至少上千亩被松鼠啃食。“唉,以前咋没见那么多松鼠?”高顺富百思不得其解。
  在眉山市洪雅县柳江镇,这个问题也困扰着洪雅林场的工人。“近10年来,林场松鼠泛滥成灾,成为人工林区域第一大自然生物灾害。”洪雅林场森保科负责人介绍,经初步统计,受松鼠侵害的面积达11.23万亩,重灾面积2.89万亩,直接经济损失粗略估算达4404万元。
  洪雅林场里的松鼠名叫赤腹松鼠,危害着整个林场,包括国家级森林公园瓦屋山,尤其给柳杉、杉木人工林造成巨大损失。其危害主要表现为:剥食针叶林木树皮,剥食树皮多呈条状,深达植物结构的形成层,伤口宽大,影响养分输送,并容易引起真菌危害,使木材腐朽,严重影响树木生长和成材品质。
  洪雅林场是四川省国有大型林场,经营面积98.8万亩,其中人工林18.5万亩,以柳杉、杉木为主,是全国有名的杉木、柳杉人工商品材生产基地。而柳杉、杉木正是赤腹松鼠主要侵害树种。
  失衡
  人工林树种单一 松鼠难找食就啃树皮,天敌也减少
  在工农村和洪雅林场,松鼠成灾的都是人工林。
  在树种单一的人工林中,原来的生态链被破坏,一方面松鼠食物来源大大减少,找不到吃的便会啃树皮,另一方面天敌也大大减少,因而繁衍迅速。
  在沐川工农村和洪雅林场,松鼠成患的都是人工林。而人工林的一大特点,就是树种单一。工农村主要种植柳杉,洪雅林场的人工林则以柳杉、杉木为主。
  松鼠是杂食性动物,原始森林(或天然林)生态链完整,松鼠食物来源丰富,一般以果实、种子、昆虫、鸟卵等为食。其天敌也较多,主要有鼬科动物、猛禽及蛇等。这样的环境,维系了一种生态平衡,让松鼠的种群保持在一定合理范围内。
  但是,“树种单一的人工造林,则打破了生态平衡。”乐山师范学院动物学博士付义强说。“在原始森林很少发生松鼠啃咬树皮现象。”其介绍,在树种单一的人工纯林中,生态链被破坏,一方面松鼠的食物来源大大减少,找不到吃的便会啃树皮,另一方面其天敌也大大减少,因而繁衍迅速。“无论是哪个树种,一旦违背自然规律进行纯林栽种,其后果必然堪忧。”
  “原来(自然环境中)的松鼠,吃野果之类的比较多。”对于松鼠泛滥,洪雅林场的负责人分析说,后来全部种成柳杉、杉木后,树种相对单一,松鼠的食物变少了,只有啃树皮,加上人类活动频繁,不少松鼠的天敌也会迁徙。
  “树种单一的人工纯林,由人工生态系统取代了原来的自然生态系统,降低了多种动、植物间的相辅相克作用,人为破坏了自然界生态的多样性。” 乐山师范学院植物学教授罗利群认为,特别是外来树种的入侵,大面积连片种植,对本地生态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
  罗利群认为,在人工纯林中,原生物种逐渐衰减、退化,植物种类极为单一,无法给大多数动物提供食物或适宜的栖息环境。
  溯源
  人工纯林的经济驱动:长得快又赚钱,谁不愿意种?
  为何大多数人工林的树种相对比较单一?
  在川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郭聪看来,原因很简单,树种单一造林方便,管理也容易,如柳杉、巨桉等速生树种,生长周期短,经济价值高,所以受到欢迎。
  经济成为人工林一个重要“指挥棒”。
  人民政协报曾刊文报道,某地正在建造生产原木片的大型工厂。每年需几十万亩树林的木材,从何而来?该厂附近已出现这样的现象:成片次生林被砍光而后烧荒,然后再栽种巨桉等速生树种。
  为何大多数人工林树种相对较单一?在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郭聪看来,原因很简单,树种单一造林方便,管理也容易,如柳杉、巨桉等速生树种,生长周期短,经济价值高,所以受到欢迎。
  巨桉,世界三大速生树种之一,是造纸、人造板材的绝佳原料。其种植周期短、材质优良、每亩年产值上千元,成为企业和农户眼中的“财富树”。省林科院科技处相关人士证实,乐山是全省最早大规模种植巨桉地区,目前种植面积已超7万公顷。
  巨桉林的未来还不得而知,但单一树种导致的生态失衡,已困扰洪雅林场10多年。林场采取了多种方法对付赤腹松鼠。该林场森保科负责人介绍,虽然松鼠是“三有”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动物),但也是主要的森林鼠害之一。经林业部门批准,洪雅林场展开了捕杀行动,采取过投放毒饵、不育剂、捕鼠笼等方法。此外,林场与川大开展科研合作,研制了一种毒饵站(溴敌隆毒饵诱杀),对重灾区效果较明显。不过担心会对环境造成其他影响,不敢大面积推广。
  “最好的办法还是生态防治。”该负责人介绍,如今林场通过在局部营造针阔混交林、人工抚育增加林内透光度,破坏赤腹松鼠适生环境,适当留存部分杂木林等方式改善环境条件,同时加大对松鼠天敌的保护力度。
  一个范本
  中国最大飞播林如何成为“人类改造自然的典范”?
  人类究竟该如何改造自然,也并不是没有借鉴之路。凉山西昌,有一片广袤的森林,这是中国最大的飞播林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人类改造自然的典范”收录。
  西昌市林业局林政股工作人员刘玉良介绍,从1958年开始,国家投资1409万元,耗时8年在西昌东西河流域地区实施飞机播种造林66.5万亩,后来成为全国成效最好的飞播林区之一。
  不过,当时飞机播种的树种比较单一,主要是云南松等。随着飞播林成林,对涵养水源、保持水土、防风固沙、净化空气、改善生态环境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单一树种带来的问题也日益凸显,最怕的是病虫害。“飞播林主要的病虫害有松材线虫病、德昌松毛虫等。”刘玉良介绍,每年春秋两季,林业部门均会进行防治。与此同时,飞播林由于面积大,又是单一树种,防火压力特别大。例如西昌泸山后山就是以云南松为主的飞播林,曾发生多次火灾。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每次后山火灾严重时,都不会蔓延到前山的混交林,“这正好说明,树种多样性可以起到很好的防火作用。”
  为此,在飞播之后,西昌林业部门对飞播林区一直在进行人工补种和造林。“飞播林区造林品种主要实施的是针叶和阔叶混交,落叶和荞灌结合,以防止树种单一,同时树种主要须耐干旱。”
  刘玉良说,随着人工补种的进行,生物多样性得以恢复,病虫害和火灾也逐年下降。今年,西昌林业部门已启动泸山1万多亩的飞播林植被修复,并补种补植,预计用2年时间丰富树种的多样性,形成有效的保护。
  对于人工林导致的生态失衡,有一个形象的词叫“绿色荒漠”。在罗利群看来,最根本的是,在造林时不能只顾眼前利益,要着眼长远拯救林业资源多样性,莫让单一的人工纯林成为“绿色荒漠”。

关键词:沐川 人工林 杉树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热线电话:010-56298295(工作日9:00-18:00) 邮箱:manage@qiye.gov.cn
ad
精彩图文
推荐阅读:
图文推荐
编辑推荐